Sorry, this entry is only available in 中文. For the sake of viewer convenience, the content is shown below in the alternative language. You may click the link to switch the active language.

日期:2018年6月13日 下午1時至3時

地點:油街實現

與會者:丁穎茵、梁展峰、阿三、梁寶山、楊陽、郭瑛

紀錄:梁寶山

徐沛之:《床邊故事》

嘉圖現代藝術

2018年5月17日至6月9日

 

  • 用五、六十年前的方法講故事,好唔得。他的書法了得,但還是不要去畫畫吧。
  • 徐沛之的強項在書法並吸收傳統,但要內化成自己的語言或形式,找到自己創作的方法,卻好像沒有辦法。無論是孟母三遷抑或三隻小豬,都是糊亂拼湊。加上他人物手法不成熟,整體效果就更差。
  • 有人說他這批作品叫好不叫座,真是難以致信。人物技法、用筆線條都差。將自己的經歷套入傳統故事,卻沒有任何轉化。態度與抄歌詞一樣,都是用來比喻自己。新瓶舊酒與舊酒新瓶一樣。同樣的方向,翟仕堯比他優勝。傳統書法界為求寫好字,但翟公會思考物料原因和關係。
  • 徐繼承王冬齡與翟仕堯對物料的思考,例如在金箋上寫,夢字加上顏色,整件作品的確好看。而翟公做這些事情事起碼已是三十年前,當代書法來說,其實也已經很遲。看日本書道,六十年代已用身體。雖然對應的是戰後傳統的崩壞,既有思考物料、也接近世界,效果很爆。不可以推說他不懂思考,單是參考一下董陽孜和日本書道……

  • 其實他好像根本不買當代文字美學的帳。他想堅持傳統,但又回不了傳統圈子。我們會看西方六、七十年代如何用字,甚至只是八十年代大陸,單是邱志傑與谷文達,已經夠用來對照,更不用說徐冰。他的個人風格,停留在博士之前。用西方的標準,沒有大突破。即是在畫廊展出,其實對他的藝術發展沒有幫助,亦沒有策展人能幫他。
  • 翟公則是既守住傳統但同時向前行。與台灣傅申比較,夠傳統吧!但這種老人家也會思考如何向前,字如何是圖像。
  • 反而設計界卻出現了許多新字款,雖然不會被納入書法。
  • 甚至連裝裱都好敷衍,像沒考慮過。作為比較,管氏用框來設定構圖和視線,展示他對影像的理解;形式表現出他如何觀看世界。但徐的卻只是裝裱,沒有原因。
  • 這種困局,似乎亦是傳統書畫界的困局,包括嶺南派。

 

陳的:《柴灣消防局》

灣仔秀華坊5號地下 Novalis Art Design Gallery

2018年5月10至31日

 

賴朗騫: 《眼挑針》

Nicole Pun:《In & Out》

《千戶》(2016)

  • 文章似乎沒有針對作品。陳的這批相構圖靚,但沒有提供關於這些人的故事,故此暫時找不到可以投入的方式。那些放大了的微粒,到底是出於135菲林的限制還是美學考慮?
  • 文章原用英文寫成,翻譯亦不錯。不同意沒有針對作品,文章真的是在講他如何呈現。”Tranquility and tenderness”,是消防員的另一個故事。陳的本身亦沒有以紀實作為這輯作品的出發點。他在工作室廁所等適合的時機,會等構圖,也有用數碼處理。寫文章時沒有深究這些。而陳的本身作為商業攝影師,並不抗拒處理。但這攝相他想試驗的是在慣常的商業攝影手法,把對像設定好的手法。第一、二段會想講出平靜和暫時性,尤其陳的如何透過空間去講這種暫時的平靜(火警鐘會隨時響起) ,而這個空間並不是封閉的。文章就是講這種美。我寫作品就是講作品,你認為我沒有講作品令我有點氣。
  • 你這樣說,令我會想到同樣是消防員,其他攝影師會如何處理。
  • 這好難說。你的批評是指陳的沒有把自己的觸角放入作品──但這其實正正就是他非常個人的觀點。你是不是說,要是你也站到他工作室以同樣的位置觀看,便能拍攝到同樣的照片?這便又回到「為何這是藝術」的老問題、「如果我係佢,我都影到喇」的批評。這背後就是對攝影是不是藝術的質疑。
  • 因為我無法投入,所以想知道你聽到他如何講作品的故事。
  • 其實也沒有,就像網上流傳著的一樣。
  • 另一種反應,是作品把對像美學化了,所以反而令人覺得抽離。引伸的問題不是攝影是不是藝術,而是我們對某一些現象有一些固有想法,而作品正好與這些想法有距離。
  • 為何藝術要幫我們了解現象?藝術家就是想透過它來跳出自己習慣的實踐方式。這不公平。
  • 疑惑是因為無法進入作品──讀完文章反而更加有距離。
  • 例如第三段Tim Ingold的引文,說法非常精采──但如何用來詮釋作品?
  • 我不是在說陳的的空間經驗,而是他作品呈現出的另一種空間經驗,不是內與外,而是空間作為過程。一如Chris Evans之前在Para Site的作品,倒瀉了的水──無法用界限去描述。
  • 除了構圖,我看不到這批作品還有甚麼──故此好想知道我看漏了甚麼。
  • 它吸引的地方是它呈現了我們無法進入的空間,例如地盤,會令我們好奇想知道裡面到底在發生甚麼。
  • 他真的只在想構圖?我在想他之前另一批與劉學成二人展中拍攝的遊樂場相片(《藝術旅人展覽系列二:回憶探索》 )。因為那一批作品與這一批對比很大。
  • 有經驗的攝影師,一定不只一種方法。這批作品的美在於它呈現出這些人不自覺地堆砌出來的幾何構圖。
  • 我的疑惑是因為也看了賴朗騫的展覽。都是抓圖。那個宣傳用的女人頭像,在尾房中重新出現,並調配到好像以前VCD機在螢幕畫面的商標。
  • 十足的無聊,好犀利。
  • 全個展覽都是抓圖,大部份都不大,直身。令我疑惑是不是出於市場考慮。令我期待的是這一代藝術家做攝影不再是捕捉(capture)而是處理影象(image)。
  • 他在Instagram和在展覽展示,有甚麼分別?我想了解他在概念上如何理解象,好像年前Richard Prince的展覽,同樣都在思考如何重攝攝影(re-photo)。在同期的展覽裡,我看到Doreen的方法則是以顏色來保持吸引力、以相片以外的東西來支持相片。賴朗騫令我著迷是他為何仍在以構圖來框限影象。這與他上次群展不同。我之所以想討論陳的,是因為我看到大家對構圖的關注,好奇這到底意味著甚麼?
  • 朗的展覽令我覺得很有節奏感,尤其放在地上的。藝術家會著重構圖,不是好自然嗎?
  • 比起Instagram,展覽好像太正經、 好斯文和侷促。
  • 這可把Nicole的展覽一起討論。
  • 看了文字才看作品,會令人疑惑那為甚麼要看照片。
  • 也可談Nicole Wong,全部都是google 上找出來的島。
  • 藝術家如何處理展覽空間──賴好像有點落空。
  • Doreen不只是處理影像,而是裝置。但她的裝置是從影像開始。
  • Doreen在《千戶》(2016)的作品不錯。但一變成裝置卻好尷尬,好像無法處理洽當。
  • 她在光洲那一件較簡單,但內容撐不住。
  • 賴亦令人聯想起馬琼珠,要是想呈現影像的微粒或像素,選紙都十分關鍵。但在賴的作品裡,好像看不到這種考慮。
  • 展覽是從他幾萬張相中選出幾百張,輯成了書,然後再在書中選出這幾十張來做展覽。矛盾的是選擇本身。IG相數量化所包含的力量,在展覽盪然無存。
  • 展覽不差,只是展覽比起IG失色,失去了他原來的「搞鬼」、活潑和趣味。

賴朗騫

 

畢業展

  • 篆刻令人失望。怎會不失望?學生當是挑印仔hello kitty一樣去理解篆刻。
  • 國畫有進步。只有三、四年訓練,已是很不錯。
  • 西畫轉向處理材料。但也有老師影子。想畫大畫,但能力未到。有些企圖不大,但目標清晰,能與觀眾溝通。
  • 攝影作品不多。
  • 人人讚的那件漫畫,很完整,故事成立。
  • 最重要是老師整理的痕跡減少。
  • 塵很不錯。
  • 中大則令人不明所以,尤其獲獎作品。碩士生的作品令人疑惑。Margret似乎仍太習慣以設計方式創作。Michelle在檔案裡找檔案。
  • Michelle用錯媒介。房間擺放座椅讓人看影片和投影……從自己很有感覺的東西出發,但重組出來之後,卻無法讓觀眾感受到自己的感覺。
  • 她還在嘗試,批評言之大早。
  • 不是呢──她已經唸完兩年。
  • 她大概是好想講碎片化,選用的物件都很合理。
  • 不是,除了簿仔,其他東西都太多──好像做裝置就要有許多物件、講檔案就要有影片,一切太順理成章。好像沒有考慮其他方式,例如小說?
  • 對畢業生來說,要自己想題目是很困難的事。
  • AVA有一件只有聲音的作品(馬佩瑩的《無題》),每條聲音都是一個故事,其實是散文,夠簡單,那幾段聲音作品,從設置到內容都有仔細考慮,也非常整齊。
  • 另一個用針孔原理拍攝自己家居(陳卓甄《十五毫米的風景》),再在牆角重現。很有層次,甚至有painting quality。
  • 版畫也不錯。可能是因為媒界容易有效果。
  • 那個講成長的動畫也不錯
  • 有幾件國畫都很好,(沈君怡的)《即日來回鹽田梓》畫面豐富、技巧成熟。
  • 用衣物纖維做的那個也很有趣。
  • 手飾不用想內容,很多都很有趣。那個石頭穿孔令它可以配戴羅依琳。
  • 中大那件人物國畫(王昱珊),很不錯。其他繪畫許多都令人不明所以,例如在走廊建一間房,才展示繪畫(陳穎潼)。那個講Oedipus 的video加雕塑,也是不明所以。那輯拍社區家居的相很不錯(黃百亨),但整體設置就不明所以。

《即日來回鹽田梓》- 沈君怡

王昱珊